龙井问茶

不能喝的明前茶。
平时没事就写写画画,质量不高,大家随意看看啦。

深渊。03

深渊。03
#A彰。
#有私设,bug多。
#背景有改动,不喜勿喷。
#ooc致歉。



  -他曾见过的。

  见过那缠绕着银铃和各种装饰的和服,见过那副银色框架的眼镜。还有那双,那双一眼便深入心中的红眸。

  是的,那是…传说中的狐妖。-

  亚历克斯自出生以来就注定要为组织效命,这一切自然归功于他都没见过几面的在组织当中拥有高职的父亲。所以他也一路顺着走了下来,精通武器,窥视人心。他做的足够好,从没让人失望过。就连名字也仅仅是个代号,没人知道亚历克斯的真实姓名,以及其他一切私人资料。即便是与他有过多次合作的人也未曾知晓,或许是他隐藏的足够好,又或许这些本身就是不存在的东西。

  组织培养的人不止他一个,脱颖而出的倒是只有他一个。

  大抵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,总之那时候亚历克斯还小。还带着一张稚气十足的小脸蛋,身高甚至只能勉强比过木剑这么一点点。活脱脱就是个小屁孩,却偏要摆着一副看破红尘的表情。

  组织安排他参加一场试炼,而这试炼,是在深山之中。听起来也不难,不过就是让你两手空空去那里过个几天再走出来而已。

  然后暂时还没有太过精通武器,连拿个书都要垫脚的小毛团子也就这么乖乖跑去了。

  顺顺利利的过了一天,途中捕到只兔子正好烤来当作粮食。(小)亚历克斯奋力掰断了几根树枝生了火,全身因打斗而变的黑不溜秋,全是动物血液参和泥土水渍的不明物体。白白净净的脸颊边也有些黑乎乎的东西,擦了几下仍是擦不掉,亚历克斯便也就放弃清理不管了。吃饱之后便缩了个地儿准备睡觉,还顺手用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做了简单的防护道具。

  就正入睡的时候,那不远处的小树边上闪出了一团幽蓝。不大不小,但在一片漆黑中足够扎眼。 而年幼的亚历克斯第一反应是检查防护道具和幽蓝的真实性,理智使他保持了警惕,脑海中却闪过了一前辈曾说过的故事。

  ‘传闻大山深处有只狐妖。那狐狸的人形有着不输青年女子的姣好面容,和一双带着诱惑力的红瞳。曾有人在山间迷路,无意撞到了狐妖。狐妖承诺带他找到正确的路,只要讨些他身上五年的寿命。当然最后,那人走向的——是万丈深渊。

  这世上,莫非真有妖怪?

  “迷路了吗。”

  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惊的亚历克斯冒出一身冷汗,楞是强装镇定的转过身子寻声望去。

黑暗恐惧症。

黑暗恐惧症。
#柒哥个人向。
#ooc预警。
#不喜勿喷。
#带有私设。


  你惧怕黑暗吗。

  那是隐藏于角落的,不容被发现的东西。

  身为刺客,匿与暗处。柒曾有一瞬想过自己如果不是刺客那现在会干些什么,可能会有一个正经些的名字,可能手里握着的不会是魔刀千刃。但也只是一瞬间,他没有太多的空闲去想这些事情。没有谁生来就擅杀人,柒也不是从一开始就稳坐在首席的位置上。

  但是,他从未失手过。

  数年前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场景,柒已然忘记的差不多了。他只记得自己挥刀而去的时候,那底下人的模样。颤抖着的身子毫无昔日傲慢神情,扭曲面部甚至判若两人。那双眸子倒是睁着,还带有因即将降临的死亡而逼出的泪水。那个填满了男人眼睛的东西,柒也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 是——恐惧。

  沾染的鲜血太多,多到柒习惯了这种感觉。明明正值少年模样,眸子里却是散着寒气的,下方还带了两厚重到无法忽视的黑色眼圈。他想起有人曾说他年纪轻轻就是首席,令人敬佩。还曾有人说他仅仅是个玄武国的杀人工具。如何呢,说完的下一秒,指不定就会死在魔刀之下。

  抬步踩入了地面泥土,原本干净的鞋子混杂着血及淤泥早已看不出个形来。柒本就杂乱的黑发在刚刚战斗后更加凌乱,额前发丝有一边遮了眼,稍有些影响视线。脸颊上黏糊的血液也未拭去,左手握紧的千刃拖在地面,跟着脚步划出了杂音。他忽然觉着身体沉重了起来,前方道路也变的模糊不清。没过半响,便向前到了下去。

  预料中的撞击并未来到,这直直向下的是包裹了自己的一片昏暗。这景过于模糊,坠落感却是十分真实的。不像梦境,也不像处在现实之中。

玄武国的首席刺客,从未失手。

  不对,他现在…失手了。

  桥上一战,那刀刃刺入胸口时没有半点犹豫。说来可笑,身为刺客的自己竟会被人从身后偷袭,还落了个如此狼狈的模样出来。

  在暗处待的久了,反倒忘了许多。

  那是隐藏于角落的,不容被发现的东西。

  现在或许是时候到了,被吞噬的人,到自己了。

  你名写字梗,有描图——大家看的开心就好。

七柒。po个我流小日常

七柒。一个赌输后的还债文
#七柒cp向。
#ooc预警。
#不喜勿喷。

  “老板!来碗牛肚。”

  “好嘞,加不加辣椒啊。”

  听闻喊声,伍六七方才还蹲在路边百般无聊的瞅那地上蚂蚁排线前进,忽的就直起身子闪到那小铺面前。两指一并唤来剪刀盘旋空中,满是得意的向下挥去做好了牛肚。

  搞再帅也miu用啊——伍六七叹口气又坐回了路边,单手托腮还正毫无形象翘起了二郎腿抖了几下。卖牛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,毕竟就自己的任务完成度,确实不打个零工的话再没几天就得到街头与狗同枕了。不过那也miu办法的啦,你说现在刺客这行也不景气。哇刺杀前男友还辣么多事,在搞我啊,要不是看委托人是个靓女早不干了啦。伍六七一边抱怨一边抠了抠耳边搔痒的地方,移开视线看向了边上同样蹲在路边的紫袍男人。

  明明是一样的面孔,一样的身形。唯一一点不同的是,伍六七从来没有,从来没有过那样的眼神。似是染了千万人的鲜血,没有半点温度的双眸。这是那个扎着冲天短辫,靠在发廊门口玩剪刀的男人没有的。

  他是玄武国首席刺客。

  他们是同一个人。

  本该是这样的。

  但此刻他们不知为何分为了两个身体,还坐在了一起四目相对。要不是伍六七已经经历了两,三天了,他现在铁定就大喊着‘鬼啊!!!!’晕过去了。

  “睇乜野。(看什么)”

  阿柒嘴里还嚼着牛杂,稍有些口齿不清的吐出了字句。接着就鼓着腮帮子,吧唧吧唧像个仓鼠似的吞咽了食物。真别说,这副乖巧模样给那原本杀气满溢的眸子中和了几分。偏偏好巧不巧的,阿柒嘴角边还沾上了几滴油渍。伍六七还没来得及回应,他便又抢先开了口。

  “我可系玄武国首席刺...唔!做乜嘢!(我可是玄武国首席刺…唔!干什么!)”

  伍六七也不等他说完,欺负小孩似的伸手捏上了边上人的脸颊。反正也是自己…没什么好怕的吧。如此想着,伍六七变本加厉的又上手揉搓了好几下。

  森莫时候才能变回去啊——

深渊。02

深渊。02
#A彰。
#有私设,bug多。
#背景有改动,不喜勿喷。
#ooc致歉。


  现在大抵仍是黑夜,东彰一想。窗外的蝉儿还锲而不舍的叫着,半掩的窗子不知何时让只蛾子飞了进来。那蛾子扑棱着翅膀跌跌撞撞的飞至灯火边,稳当停在了灯台边缘。彰一将视线移回,拿起茶杯又喝了一口弯眸展露微笑稍稍歪了歪头。

  “您还有什么问题吗,该回答的我可都一字不漏的回应了哦。”

   亚历克斯正单手托腮看着对方,耳边散落发丝挡住了左眼些许视线。他此时的金发是散开的,如果不是在要休息时遇上这个男人,亚历克斯自然不会这样见人。中分黑发,黝黑眼瞳。扔在街上便会被淹没的模样,这个——自称自己是商人的男人,说要与自己合作。

   “你的目的。”

   “与您一样,是狐妖啊。若是得上一条尾巴,兴许可以赚大钱呢。”

    又是这个笑容。亚历克斯看的有些心烦,却又有着说不出的熟悉感。他脑海里转而出现了一个身着和服手持折扇的男人,空气又重新陷入沉默之中,他低眸看向了一旁的灯台。这蛾又扇动翅膀朝灯火飞着,似是无论怎样都嫌离的不够近。忽的,那如纸片轻薄的翅膀惹上了火焰。蛾子,终是被燃至全身变为灰烬掉落了下去。

  “好啊,合作。”

    亚历克斯唇角上扬露出浅笑,直起了身子眯眸看着面前的人。东彰一也依旧保持着笑容,饮下了最后一口茶将杯子放下。他入房时偶然听到了老板娘的谈话,轻车熟路的撬开了对方的嘴获得了情报。也自然而然的——找到了亚历克斯。  这还真是个大买卖。

  传说中的狐妖,谜一般的深山。以及,执行着任务的杀手。

  第二天一早,亚历克斯在客栈门口看到了东彰一。他正靠在一旁双手抱臂的看着柜台,不得不说还真像是个商人的德性。但他此刻是面无表情的,不同与昨晚的刻意殷勤。那双黑眸如溪边石子毫无感情波动,又像是…深渊一般。彰一转头见着了亚历克斯,抬手扶了扶眼镜轻微咧开了嘴展露笑容。

   啊,回来了。

  黑发男人走近了些许,亚历克斯也跟着抬步上前。

  “你昨晚提到的情报,东先生。”

  “啊——不必担忧,是货真价实的哦。毕竟,我可是个商人嘛。”

只要价格合理,就可以做出任何交易的商人。东彰一用自己标志性的笑面对着男人,将后半句咽了下去。这金发男人先前得到的坐标不假,却也是迷迷糊糊。因为那山中若是没有明确的目的地,定是会迷路的。此前不是没有人尝试过,想必最后的结果都是化成了尸骨。但奇怪的是,这不合常理的任务却有一个一流的杀手接手执行。  也不知道是他飞蛾扑火,还是狐妖传说将终结于此。

  他擅长观察人心,擅长把所得利益最大化。不管是那种,是从男人身上取得利益,亦或分得捕获狐妖的赏赐(虽然严格的说他倾向前者)。都是一笔,不错的交易啊。

  说实话,亚历克斯此时的状态不是很好。他与黑发男人并肩走着,烈日照至全身使得亚历克斯不得不眯起眼睛将视线略微向下移了些。兴许是这客栈给的心理暗示,他昨夜在梦里忆起了儿时并不愉悦的经历。

  那片段零零散散,混乱的一齐袭来。

  “快到了,就在前面那座山。”

  亚历克斯被这突然的话语拉回了心绪,顺着人手看了过去。

  对了,他想起来了。那是,接起任务的初衷。

  鲜红色的双眸,浅褐色的发丝,华丽的和服,白色的折扇。

深渊。01

深渊。01
#A彰。
#有私设,bug多。
#背景有改动,不喜勿喷。
#ooc致歉。



  ‘传闻大山深处有只狐妖。那狐狸的人形有着不输青年女子的姣好面容,和一双带着诱惑力的红瞳。曾有人在山间迷路,无意撞到了狐妖。狐妖承诺带他找到正确的路,只要讨些他身上五年的寿命。当然最后,那人走向的——是万丈深渊。’

  “所以兄弟你听我说啊!别瞎找什么狐狸了!这要是送了命可就不值了哦。”五大三粗的男人正用酒碗敲着桌子,借着酒劲大声吐出字句。脸上早就满是通红,又忽然压低了音量,凑到一边的金发男人旁边,神秘兮兮的左顾右盼了一下。“不过小哥你要是坚持,我也不是没有情报。嘿嘿,不过得,这个数。”说着便举起空闲的手比了个数字,还眯着眼睛笑了起来。

  兴许是站在边上的女人看不惯自家夫君如此失态,又打了壶酒打算好声好气的圆个场。不料下一秒就是一道剑气划过,女人惊的腿软,颤抖着身子跪在了地上。男人见状也给吓的不轻,跟着跪了下来,先前的笑容全然消失不见。

  “情报。”亚历克斯早就失去耐心听那人瞎扯,便选了个最是有效的方法行动。手中剑准确无误的指在了女人的颈间,瞳孔下移看向一旁男人。“我…我说我说!!!大侠您可把剑放下啊!我家还有个不足五月大的孩子!您您您……”“重点。”亚历克斯又将剑给逼近了些,男人这才又开了口。

  “往东边经过两个村庄!在临近的大山走上一天一夜就成!”

  到达村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。村里的人们依旧活跃,孩子们在树底下嘻嘻闹闹的追赶打闹。亚历克斯找了最近的客栈歇脚,简单的泡过澡后便回了房。

  这客栈的名字倒是有趣,那硕大招牌只立一个字‘忆’。记忆的忆,听那前台的老板娘油嘴滑舌的解释,说是什么让来到这儿的客人忘却痛苦,忆起自己曾经最珍贵美好的回忆。不过这自然只是个经商手段而已,戴上个玄幻的头衔,引得更多客人前来罢了。亚历克斯也只笑笑,对那还想接着忽悠的老板娘一字未回,就给抬手关了房门。

  “唉,这客人可真是冷淡,最近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啊。”碰了壁的老板娘叹了口气,掂量了两下手中的钱袋识趣的退了下去。“不过出手倒是阔绰,万一是那家的小少爷,我可惹不起。”没说几句,女人方才的叹惜便消失的烟消云散,重新露出妩媚笑脸继续招待客人去了。

  ‘忆’,亚历克斯真要去想,又能忆起什么呢。他将手中信纸打开,默读了一边后便将拿出火柴点起火燃尽了纸张。这次的目的,是去找只狐狸,准确的说——是只狐妖。一只不知到底存不存在的狐妖。像是先前那男人说的那样,人们口口相传的,就好似每个民间传说里的妖怪。不知真假,但大家总会说起。组织本身自然不会管这种闲事,他们向来不听信鬼怪之谈。

  只是,一个月前,组织的一个精英杀手跟他的目标一起消失了。

  调查过后确认是在收拾现场的时候失踪的。地点嘛,正是人们口中说的,那狐妖经常现身的地方。

  这寻妖的任务本不是亚历克斯负责的。

  他是自己主动接了下来。

  不知是不是房里点燃的安眠香起了作用,亚历克斯坐在床铺上竟不知不觉的产生了些困意。视线跟着模糊后,一向严谨的亚历克斯不知为何给睡了过去。像是有一双手安抚着他,触感很轻,及是小心的抚摸着他的脸颊。但这手,却是冰凉无比的。

  亚历克斯猛的惊醒了过来,擦去冷汗后顺手抽出腰间匕首。细细打量了周围环境,再次嗅到方才安眠香的味道,但并无异样。……没过半会,亚历克斯的视线移到了门前。他翻下身将动静减到最小,伸手推开房门的同时也握紧了手中武器。

  “哎呀…我打扰到您休息了?”

闯入视线的,是个带着眼镜的笑容可掬的男人。

A彰。绝对机密04

A彰。绝对机密04
#梗来自于史密斯夫妇。
#不喜勿喷,注意避雷。
#ooc致歉。

  暮色将至,太阳也早早下了山。剩着路灯还发出光来,照在地面。马路上的匆匆行驶的车辆穿过街道,多数人们正结束了一天的忙碌,赶回家中。亚历克斯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又抬头望向迟迟不变颜色的红灯。七点的晚餐,他在刚刚下班时就接到了东彰一的电话。或者说,刚刚结束任务没有多久的时候。

  只是一个小小的目标,就算有突发情况也是浪费几发子弹的事。亚历克斯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东彰一已经出了门,方便了不少。他不必拿上那个碍事的公文包,带好了武器便开上车(实际还是去公司确认了一下的)去往地点。

  山道里天然的掩饰物简直是埋伏的最佳地点,花上两分钟左右挑选合适的射击处,再静等猎物的到来。  亚历克斯生来就有着杀手该具备的,他从小就被迫的往‘优秀’两个字靠近。不管是目标还是以后的道路,就算是身份,他那位在界内有着极大影响力的父亲都安排好了这一切。即便,在亚历克斯的记忆里,都已经快记不清这位父亲长什么样子了。但亚历克斯也没有让他失望过。

  他的确是个当杀手的料子。

  从迅速熟悉所有武器开始,连精通着枪械方面的伯尼斯,在和亚历克斯比拼枪击时都会夸赞上几句。上膛,对准,射击。一套动作下来可以说是一气呵成,这个任务的难度确实不大。或许今天可以早点回家,亚历克斯想着,完成射击后将墨镜重新带上。

 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之前所看到的了,突如其来的爆炸炸毁了车,也乱了亚历克斯的计划。

    这几天的天气似乎都不太好,夜晚的来临也总伴随着雨。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,而后转变为倾盆大雨。雨滴砸在车窗上,那声音扰的人心烦。窗上映出亚历克斯的脸,车子已经停在车库。亚历克斯却是微微皱眉,手还搭在方向盘上迟迟没有下车。  差不多七点过一分,东彰一听到了开门声。

  “真准时啊,亲爱的。”

   桌上的晚餐早已准备好,亚历克斯看到自己共处一室好几年的男人正坐在桌前。依旧是那抹笑,嘴角自然的上扬,还有眯起的眼睛。一切看起来是这么平常,又与以往不同。

  傻子都看得出这是场鸿门宴。上一次东彰一和和气气的这样唤他的时候,是亚历克斯不小心把东彰一辛苦找来的上好的红茶给泡着喝了。结果当然不用说,后来亚历克斯甚至发现柜子里自己买来的茶也莫名‘失踪’了好几回。

  “没下雨的话还能再早点。”

  亚历克斯在餐桌前坐下,以笑示人,左手却挪了挪腰间匕首的位置。今天的爆炸太过蹊跷,他自然不会就让这件事不了了之。组织里有个一流黑客的好处就是,即便是炸毁了的残次零件,也可以轻松的查到出品公司——以及收货人的地址。那地址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的,就是东彰一所在的股票经纪公司。

  裤脚上莫名的污渍,和平日不一样的回家时间。其实他早该意识到的,从没见过哪个股票经纪人还会凌晨两点出门协调客户。

  飘下的细雨轻点在窗上,直至空中的雨完全停下。风却依旧不留情面的刮着,好像这之后还会有一场暴雨来临似的。这风抓住了窗边的小缝隙,就这样吹进屋里。还真是变化无常的天气,走来的男人关紧了窗户这样想着。  现在是上午六点四十分,伯尼斯的生物钟长久以来已经固定成型。这和组织里的某个黑客完全不一样。“入侵系统可是很辛苦的,一个通宵都不一定够。”这是有天因为睡过头而导致任务迟到的某黑客的原话,即使大家都心知肚明原因是什么。毕竟这是个在中学时期把自己的天赋用在调整下课铃上的小子。

  有什么事会发生吗。伯尼斯转移视线看向桌上的相框,桌面上因长久不放东西已然积了灰,相框却被擦拭的干干净净。那上面,是一个有着羞涩笑容的小姑娘。他伸手抚了上去,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拿起。伯尼斯的直觉一向很准,无论是曾在森林打猎时,还是梅琳达离开自己的那天。

  果不其然。

  现在是夜晚八点五十分,伯尼斯应声打开大门后看到了亚历克斯。准确的说,这和平日的亚历克斯不一样。金发男人正皱着眉抬手撑在门边,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破了好几个洞。亚历克斯的脸上也多了几处划痕,以及一些泥土和灰尘。…真是难得的场景,看来是扎扎实实的打了一架。伯尼斯叹了口气,暗自感叹那位先生的战斗力也是不容小觑。只能说,不愧是亚历克斯的伴侣吗。 

  别说晚饭了,亚历克斯可是连水都没碰着就迎来了接二连三的试探。嗯,试探。话是这么说,东彰一其实也是看似很自然的问起了对方的工作状况。至少看起来如此,亚历克斯看着对桌男人的笑容却不由得有点发毛。

  你露出再可爱的笑容也没用啊,东。

  亲友建议我满五十粉了给点文,要什么类型和cp都可以(cp建立在我有了解,且不排斥的基础上。)但是——感觉很难啊…这个目标。

A彰。以你为药(下)

链接见评论XD。
不是很多…希望大家多多包涵,食用愉快。上下一起看就显得很多了嘛!(bu

“相泽老师!可以请你笑一下吗!!”
…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双手呢。
但是这个表情真的太好笑了(……